WFU

2019年9月23日 星期一

頸椎開完刀還是麻痛?你聽過 Double crush syndrome 嗎?





周先生在貿易公司上班,業績好時,整天忙得團團轉;一邊吃飯,一邊講電話,歪著頭夾住話筒,雙手又忙著在電腦前敲敲打打的日子過了十幾年。

最近,一碰到鍵盤手就好麻,手指越來越無力,回到家要把鑰匙插進鑰匙孔都覺得很困難。

去了幾家大醫院檢查,多年的頸椎的椎間盤突出又在作怪了,醫生叫他要考慮開刀,不然就先去復健試試看。周先生很努力的復健了半年,症狀還是沒有進步,決定接受頸椎手術。

手術完又復建了好長的一段時間,手麻還是沒有改善,但肩膀的疼痛酸緊感得到了改善。醫生叫他要等神經修復需要時間,等著等著,一年過去了手還是很麻到半夜睡不著。


來本院求診


周先生來到本院求診:「我現在根本沒辦法工作,已經退休了!現在都照書上教的:每天爬山、深呼吸、放輕鬆,試圖讓自己的身體好過一點。原本以為開刀可以解決問題的,沒想到還是麻還是痛,醫生說刀開得很好,位置都沒跑掉,但我就是不舒服啊!」

看了周先生開刀後的片子,的確是很漂亮的手術。邱醫師仔細幫周先生檢查了一遍,加上超音波的掃描確認,發現問題是正中神經 (median nerve) 在手臂近端被旋前圓肌 (pronator muscle) 壓迫所致。


旋前圓肌症候群


臨床上稱為「旋前圓肌症候群 (pronator teres syndrome)」,正式的名稱叫做 Anterior interosseous syndrome。

和腕隧道一樣是正中神經被壓迫,但壓迫的位置與病因不同,所以周先生雖然動過了頸椎手術以及腕隧道症候群手術,這樣的症狀仍然改善不明顯。


治療方法


可以做高頻熱凝療法或神經阻斷術。

比較新的方法是在影像定位導引下,利用「神經解套術」對壓迫點進行解套治療,可以改善神經纏套的症狀,減少麻痛不適感。


白挨了一刀嗎?


「醫生啊!那我頸椎不就白挨了一刀?」

「不不不!也不能這麼說,看您之前的片子頸椎的確壓迫得比較厲害,手術的確有它的幫助,譬如您現在肩膀已經比較不緊了不是嗎?」

「您有沒有聽過 Double crush syndrome?」

下面附上一段原文:

Compressive neuropathies at the level of the wrist and elbow involving the median and ulnar nerves can cause disabling pain, numbness, and weakness in ambulatory and otherwise high-functioning patients. Frequently, patients with symptoms suggestive of compressive neuropathy will also have coexisting pain in the cervical spine region and a diagnosis of cervical radiculopathy (CR) by electrodiagnostic studies (EDS) or clinical examination.Such patients may have double crush syndrome (DCS) with compression of nerve fibers at 2 distinct sites: 1 proximal in the C-spine, and 1 distal in the cubital tunnel, carpal tunnel, or elsewhere. Discerning which area of nerve compression or irritation, proximal or distal, is most responsible for a patient’s symptoms is often challenging for the clinician. (William J. Molinari, III, MD)

簡單地說,我們的神經系統其實就像一棵大樹。如果把脊髓想像成樹幹,隨著樹木的開枝散葉,樹幹會先分出大樹枝、再分成中樹枝、小樹枝,然後才支配到各個樹葉去。

人體的神經系統也像一條高速公路,連續假期返鄉時,高速公路上某個地方出了個小車禍,可能會局部影響到車速,但如果好幾個地方都出現車禍了呢?

頸椎神經壓迫的病人也是一樣,神經其實是從頸椎神經根發出,一路穿過肩膀手臂形成臂神經叢,再下行到手臂、手指支配我們的感覺和運動。

這麼一大段路,很多地方都可能產生壓迫、纏套、發炎的現象。很多疼痛的問題做了檢查發現的異常可能不是唯一原因,需要全方位多角度多工具的評估、治療,才能夠真正幫助到患者。


盡全力讓患者免於開刀


有疼痛科的朋友說:「身為疼痛科醫師,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盡量讓患者免於開刀或是延緩開刀的必要性,因為科學日新月異,很多疾病在醫學技術的進展之下,都有可能得到解決。」

當然,這還需要所有疼痛科醫師們共同努力!需要專家學者們不斷研究,期待我們能改善患者的疼痛,增進患者的生活品質,重獲生活樂趣與滋味。



去哪看疼痛?


蕙林診所・疼痛交給我

院長:邱柏鈞醫師  疼痛專科醫師
地址:高雄市左營區立大路90號 (近捷運紅線R15生態園區站)
電話:07-3450777

本院為自費診所,為節省您寶貴的時間,請先來電預約




按【讚】追蹤蕙林診所臉書專頁: